欢迎光临,勐平新锦福家具有限公司!           新锦福电话Tel:151-9846-9988                           新锦福公司 蜘蛛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人工造林:何去何从?

  目前对人工造林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并存在许多争论,总体上看,更多的是关注人工林的诸多好处,并重复着一个共同主张,即“减少天然林压力”,以此挽救天然林。 斯坦福大学David Victor 博士在2003年新西兰惠灵顿市召开的联合国森林论坛关于“人工林”的国际会议上,进行了清晰的主题评述,指出挽救世界现存天然林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力推进速生人工林的生产。对此,森林趋势组织市场与政策分析主任Andy White博士在《亚洲木材》期刊(2003年5月到6月)上发表特约评论文章,阐述了不同的意见和观点。 他指出,人工林在恢复退化的景观、满足木材需求和促进农村发展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但人工林和天然林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营造人工林的许多积极因素也往往会威胁、甚至破坏对天然林的保护。首先,世界许多地方的人工林(包括直到1991年森林协定下的新西兰)经常并且仍然是继续在以牺牲天然林为代价的条件下建设的。如果再考虑到以下事实,即世界大部分地区森林退化的首要原因是农业而非经营不善的林业,这是人工林所不能左右的。 此外,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对天然林的采伐压力基本上是受国内市场的驱动,并且某些产品的生产不能由来自人工林的产品替代。像南非的人工林不能减轻刚果盆地的天然林压力一样,那里有成百万土著人依靠这些天然林生活。在来自天然林和人工林的商品竞争激烈的地方,人工林能够积极地影响木材价格,往往导致丧失对天然林经营管理的激励,并威胁到所有以天然林经营为基础的工业和居民。 人工林同样存在着社会内涵。许多人工林是建立在土著所有的林地上,并且发展中国家目前至少有25%的森林是由土著和当地人合法拥有和管理的,“减轻天然林压力”等同于减少这些最贫穷人口的收入,剥夺他们在地球上生活的权利。譬如,新西兰的有关决策对毛利人产生了消极影响,使他们对天然林管理丧失信心,而他们是私有天然林的最大所有者。目前毛利人正在呼吁对天然林管理要有更实质性的社会和政治承诺,倡导一种允许国家利用本国资源,而不是继续通过进口其他国家的天然林产品来减轻本国天然林压力的运动。 世界上的许多工业人工林是在对大型企业进行实质性直接补贴的条件下建成的,并且今天市场上有很大一部分木材获得了补贴,在这里人工林具有市场和社会的双重含义。由于补贴大部分流入大型企业,被补贴过的人工林木材加速了商品材价格的下降趋势,这就使大企业比小企业更占优势,也更进一步加剧了人工林与天然林的竞争。在墨西哥,拥有80%森林的墨西哥林业联盟已经为他们的土地权利和建立自己的森林工业奋斗了30年,但目前墨西哥国内木材市场价格正被来自智利补贴过的人工林木材逼得连连走低。很明显,人工林和天然林之间的关系是纷繁复杂的,他们的发展也已超出了政治意义上的国界。 当然,这并不是说人工林本质上就是“坏”的,天然林本质上就是“好”的。其实,它们两者对改善景观,促进木材市场以及当地的发展都作出了重要贡献。这里强调的是,必须更好地理解和评价它们之间的复杂关系,相应地调整政府的政策和贸易模式。 Andy White博士认为,以后人们在发展人工林上应当更加谨慎,不要损害天然林或土著民族以及其他低收入林区群众的利益。停止对天然林的转化,恢复和尊重当地人对天然林的权利,改革有关规则,允许他们从对森林资产的可持续经营中获利。 同时他认为,还应当停止对森工企业的所有的直接补贴。智利、中国、印尼以及其他国家仍然继续对大型企业进行补贴。这些补贴导致价格下降,市场扭曲,且容易滋生腐败,同时也阻碍了天然林管理,减少了贫困群众脱贫的机会。 Andy White博士还提出,人工林的发展还需致力于支持经营天然林并为低收入者提供从其天然林中获利的机会。(作者:吴水荣)